Chinese (CHINA)

让“国际母语日”成为加拿大的国定节日

生活在加拿大的人们都知道,基本上一年中的其他每个月份都有一个到多个的公众假日,而只有二月份没有。很多人都认为为保持劳逸的均衡,二月份应该有一个公众假日。

2002年三月份出版的一份统计报告显示加拿大人正在日复一日的痴迷于工作。正如酒精一样,工作,工作,更多的工作让人们变得如痴如醉。基于此状况,有些人建议于二月份公布一个节日作为“总理日“,作为对历史上尊贵的总理们的怀念。也有些人提议增设一个“国旗日”。但我认为,为何不是联合国设定的“国际母语日”?

我们中的很多人并不知道 UNESCO 已经指派了一年中的一个专门日子作为“国际母语日”,而此提议正是由一个加拿大团体发起的。处于不列颠哥伦比亚的“国际母语爱好者俱乐部”向联合国组织的总秘书处提交了宣告二月21日为国际母语日的提议。此提议获得了各国代表的欢迎及支持。1999年十一月在巴黎召开的UNESCO的全体会议中,此提议得到包括加拿大在内的188个国家的一致认可。从那时起,母语奏响了全球美妙的乐章.

在这世上没有什么其他不可思议的关系能够超越母亲和我们的联系。母亲是坚不可摧的庇护所的代名词。如泪流可成滂雨,荧火可成繁星,母亲也是同样永恒。母亲不仅仅用自己的子宫承载着孩儿,而且还用自己的身体孕育着孩儿。母亲总是尽可能的满足孩儿的所有好奇心,从东到西,由南及北,母亲为她的孩儿展示了几乎所有的一切:树木,河流,太阳,星星等等,用她的语言力所能及的教导着孩儿。极度迷恋母亲的声音的孩子告诉他的母亲:”妈妈,您传到我耳中的嗓音如同甜美的甘露”。 

之后,孩子不断的成长,终于离开了母亲拥有了自己的世界。工作上的繁忙侵吞着他的时间使得他无法陪伴他的母亲。他只能用如此的方式偿还他的养育之恩:寄给母亲一张卡片或是一封信,写道:我很好,希望你也很好,注意身体,保重。然而母亲希望知道的是她的孩子是否仍然记得他的孩提时代,是否记得那搂紧母亲酣睡的舒适日子。记忆中的“催眠曲”以及“一闪一闪亮晶晶”的韵律唤起了母亲无声的呜咽。 母亲们疾呼:我的儿歌和童谣已被遗忘,我教给孩子的关于树木,河流,月亮的语言正被湮没。“我是来自巴西的母亲,为何没人愿意认可我的语言的价值”?其它的母亲说:“我是因纽特人。当孩子还在身体内时我为他唱过儿歌。但现在他是否已经忘记了他母亲的音调了”?所有的母亲开始一致宣称:我是意大利人,希腊人,韩国人,印度人,越南人,中国人,法国人,葡萄牙人,孟加拉人…

想象一下,如果Martin Luther国王在公众前发表演说,只是简单地挥一下手然后离开,那会是什么样的情形!如果他没有使用一门语言,我们如何理解他的理想?是否正因为母语影响了我们,我们才开始了我们的梦想? 虽然难以相信,但这是真的,总共超过6千种语言,只有很少的一部分母语能够保存并发展下来。这个文明的社会难道不能允许母语的存在?

人第一种学会使用的语言使人得以接触和熟悉这个世界,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但是我们依然沉默着。我们要做的事情很多很多,可当还有时间的时候,我们却什么也不做!

在容纳其他语言和文化方面,加拿大有着很高的名次。在上一份调查报告中提到,仅仅在多伦多市,就居住着来自169个国家的移民。移民最多的国家分别是:中国,印度,菲律宾,巴基斯坦,香港,台湾,北朝鲜,俄罗斯等。很自然地,每个移民都有自己的不同的母语。我们不能忽略还有数量无法估计的未出生的孩子,他们的母亲将会优先使用血脉相传的传统来教育自己的子女。让我们清除障碍吧,让我们不要剥夺未来孩子的母语的权利。尽管在一个家庭中仍能着保持自己的母语,但仍需要一个特别的隆重的日子来给予关注。如劳动节,妇女节,艾滋病日等,不同的节日有其不同特性及意义。专门的纪念日意味着庄重。  

我已尽我所能向加拿大总理,文化部长和众多下议院的议员以及反对党的领袖提交了仲裁请求,也已取得了少量的确认回馈。如果您认为继续此申请选定二月21日作为加拿大的国定假日的行动是有意义的及深思熟虑的话,我在此恳请您在您的领域中与所熟悉的议会议员,政治家,商业领袖,社区成员,尤其是您的朋友和邻居们就此进行商讨。我们都深深的爱着我们的母亲,没有母亲,我们无法取得如此的文化遗产。难道争取一个公众节日以纪念母亲及她的语言会是一件很为难的事吗?请自愿为支持此目标奉献您的努力。我坚信在我们相互的协作下,一份承认国际母语日为加拿大官方假日的议案会被递交到下议院。